<optgroup id="uygws"><small id="uygws"></small></optgroup>
<object id="uygws"><noscript id="uygws"></noscript></object>
<sup id="uygws"><noscript id="uygws"></noscript></sup>
<sup id="uygws"></sup><object id="uygws"></object>
<object id="uygws"><wbr id="uygws"></wbr></object>
<sup id="uygws"></sup>
<sup id="uygws"><noscript id="uygws"></noscript></sup>
<object id="uygws"><noscript id="uygws"></noscript></object>

西遞景區

漫步西遞

發(fā)布于2020-08-265327人閱讀

對于西遞的認識,不僅是因為她保留了完整的明清古民居,而且更加值得體會(huì )的是這里的民風(fēng)那樣的淳厚。我生在西遞,從小就和這里的人們結下不解的情緣,少年時(shí)期,因為母親的去世,才舉家搬離這里,但是每年總有幾次來(lái)到這里,拜訪(fǎng)我的長(cháng)輩和少年的朋友。每次來(lái)時(shí)我都要站在牌樓的下面,很是仔細的端詳牌樓;追慕堂內我要認真的品味那幾個(gè)大大的字,不僅是書(shū)法還是做人的道理。 

    隨著(zhù)年齡的漸長(cháng),我對于事物的認識也在逐漸深入。在外地求學(xué)的時(shí)候,我與同學(xué)談起西遞時(shí),他們的眼中多是羨慕。那時(shí)的西遞還只是安徽的一處小小的村落,人們都在驚訝的觀(guān)看著(zhù)西遞神秘的面紗,期待著(zhù)能夠親自揭開(kāi)。那些年,我有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都在想,我生在西遞是我一生的幸福,如果我能夠回到這里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啊。


    終于在我大學(xué)畢業(yè)的那年,我如愿的來(lái)到西遞的中學(xué)執教,讓我真的實(shí)現了愿望,讓我真正的貼近她。白駒過(guò)隙,算到今天也已經(jīng)有十年了。十年里,只要有友人來(lái),我都要帶著(zhù)他們到村中走一走,我自己做導游,因為我對于西遞是那樣的熟悉。如果說(shuō)以前的我對于西遞的認識是在于對于過(guò)去的回憶,那么這十年是我是我真正了解西遞的十年。昔日的貧窮與落后與現在的富裕形成兩廂鮮明的對比,西遞在不斷的走向外面的世界。
    十年的時(shí)間,是那樣的短暫,彈指一揮間。這些年在家鄉的老師的指引下,我從蹣跚而行到現在的大步前進(jìn)??粗?zhù)家鄉的孩子,我唯一的想法是我所學(xué)的知識應當讓它傳播在家鄉的土地上,家鄉是個(gè)民風(fēng)淳厚的地方,歷經(jīng)幾百年的歷史積累,文化底蘊的深刻需要今天的這一代人好好珍惜,去繼承發(fā)展,而不是僅僅當作金元寶放在自己的口袋里,當作炫耀的工具。


    每次站在牌樓下面,我總是有一種想法,它應該給予我們什么呢?錢(qián)?養家糊口?不!這些都不對??纯磁茦乔懊娴纳馊?,聽(tīng)聽(tīng)他們對于假貨報出的天價(jià),我難以致信這是今天的西遞人——現代的徽商。翻閱黟縣縣志,誰(shuí)都會(huì )發(fā)現明清時(shí)期的西遞人是那樣的有氣魄,有膽識。那時(shí)的徽商可是以誠待人,講究信用的。


    順著(zhù)彎彎曲曲的巷弄,我漫步走在青石板路上,回味舊日的時(shí)光?!案x人家”講究耕作與讀書(shū)的關(guān)系,可見(jiàn)徽商是很有眼光的,他們能夠大膽的把儒家一貫輕視勞動(dòng)的行為推翻,提倡勞動(dòng)與讀書(shū)兩不誤的觀(guān)點(diǎn),很是值得現代的西遞人學(xué)習。作為在家鄉執教的一名教師,很是痛心那些很早脫離校園的孩子,痛心他們的家長(cháng)眼光的渾濁和短淺。很多的家庭把子女當導游賺錢(qián)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,很多的就這樣荒廢了學(xué)業(yè),耽誤了功課。

    路還是那時(shí)的路,橋還是過(guò)去的樣子。過(guò)了那座大路橋,不遠就可以看見(jiàn)老家了,青磚灰瓦馬頭墻還有古樸的灰黑色墻壁,是那樣的熟悉。盡管二十幾年過(guò)去了,可是感覺(jué)就是不一樣,畢竟那是家啊,它離我不遠啊。我仿佛又回到了從前,又看見(jiàn)母親揮舞著(zhù)手召喚我。多么難忘的情景!盡管現在那座房子已經(jīng)不屬于我,但是只要看見(jiàn)或者是想起,就會(huì )有著(zhù)像陳明所唱的《快樂(lè )老家》的感覺(jué)——它近在心靈,遠在天涯!


    溪水流淌,又是一年的春天來(lái)臨。溪水是我童年最喜歡的場(chǎng)所,吊螃蟹、捕魚(yú)蝦,還有在溪水中洗澡,孩提時(shí)候是多么的歡樂(lè )啊,可是少年的伙伴早已過(guò)了而立之年,溪水也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了往日的風(fēng)情,缺少了潺潺的姿態(tài)。西遞的水如金子一樣,自古以來(lái)就是比較缺少的人們都是十分的珍惜。據說(shuō)現在正在搞大型的引水工程,讓村前村后的水活起來(lái), 到那時(shí)又可以看見(jiàn)“水叮咚”的場(chǎng)景了?,F在的村民已經(jīng)吃上自來(lái)水,飲水思源,摸著(zhù)那些井圈上的斑斑勒痕,可以想象西遞幾百年來(lái)人丁興旺,每天是人來(lái)人往,潮流不息,早晨與傍晚的井圈周?chē)奂硕嗌俚哪信嫌?。源頭活水啊,這可是養育一方的土地!


    牌樓、祠堂、花園等等,我們沒(méi)有必要再去探討它的價(jià)值,走進(jìn)深巷古弄,每每眼光所見(jiàn)都是一道風(fēng)景。清晨早起,灑掃庭除,開(kāi)門(mén)迎客,雀兒喜上眉梢,又是一個(gè)采風(fēng)的季節,西遞已經(jīng)不再是深山中的古廟,傳說(shuō)中的桃花源。眼熟的事物,常常是見(jiàn)怪不怪,但是漫步的思索,卻是值得的,穿街走巷,偶爾駐足,我們總會(huì )發(fā)現一些是以前沒(méi)有發(fā)現的天地,這就是文化的價(jià)值。漫步西遞,我們會(huì )發(fā)現許多,我們可以肯定一些東西,但是更多的還需要我們不斷的努力,讓我們的后人更好的利用他的文化價(jià)值。這可是挖掘不盡的
日本55丰满熟妇厨房伦_亚洲精华国产精华液的福利_国产成人无码综合亚洲日韩_亚洲不卡av不卡一区二区